2012年11月30日下午5點30分,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,在京華城喜滿客欣賞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觀後發言

 

導演黃建亮 : 

我們花了非常非常多的心血,把這部片完成,中間經過了非常辛苦的過程,包括我必須要抵押我的房子,要請求我的父親來幫忙各方面,這部片能夠完成,真的就是結合了大家的力量。我是一個台灣囝仔,可是我會想要拍這樣一個眷村的故事,完全就是覺得我們台灣其實很小,大家其實都應該不要去怪別人,常常因為我們長大的過程不一樣,有時候我們就會覺得別人不對,有時候只是因為每個人的立場不一樣,價值不一樣,成長的背景不一樣,有時候常常一個很簡單的事情,就會被放大被擴大,我一直覺得假如我們放下一些成見,彼此能更從對方的角度來思考一些事情,這是一個最好的事,所以我今天非常非常高興,蔡主席能夠來看這樣的一部電影,我剛剛偷偷的看她,主席有默默的流眼淚,希望沒有看錯,表現她也是對這樣的議題,非常非常的關心。其實我們三位重要的總統候選人,都有邀請,蔡主席是第一位給我們善意回應的,我們也呼籲另外兩位候選人,你們也要趕快來看這部電影,我們演了一個多月,其實很辛苦,台灣國片表現上很風光,但實際上做國片的人很辛苦,我們也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知道有這麼一部精彩的電影,也希望更多人進戲院來看這部電影,希望能一直演到聖誕節,這是我最大的心願。


老兵返鄉運動發起人 姜思章 :

我是一個退伍老兵,看這部片子已經是第二次了,我有非常深刻的感想,因為這個雖然是一個年輕時麾的現代遊戲,但突顯在眷村改建過程,兩代之間的矛盾與衝突,特別是上一代的對他們過去的歷史經驗、信仰、過程的執著,不想改變但還是接受事實接受現在的政府,融入台灣社會,這樣的一個過程,對我們這些退伍老兵來講,是一個非常值得省思的問題,剛才主持人導演都提到,族群的問題,是我們台灣的一個麻煩,我認為現在每一個政黨大家都努力在把族群融合的問題,擺在很重要的位置上,記得今年元月二十七號,基隆有一位從上海來到台灣,開著太平輪在海上沈沒,我們的遺族和家屬都到十六號碼頭有一個紀念碑,那次小英主席也去,她講的一句話,我到現在都始終還沒有忘記,她說「民進黨應該深刻反省族群的問題」,所以這個問題,加上今天這部片子,的確讓我們非常感覺得值得反省的,我特別要強調,其實住在眷村裡面的這些是生活比較好的老兵,更多的老兵,他們沒有家單身的,沒有眷村住的,生活過的很辛苦的,很多很多,年紀大一點的,一定都記得,過去台灣社會裡面街上,送報紙的,賣愛國獎券的,擦皮鞋的,賣饅頭的,大部分都是退伍老兵,我不是說這些工作不好,而是還有更多的老兵過的是這樣的生活,所以各位不要忘記了,外省的老兵,跟國民黨並沒有等號,更不是一般所謂的既得利益者,甚至被迫害者,我的感想是這樣子。

我是1950年5月15日,我的家鄉舟山群島,國民黨決定撤退的時候,到台灣來的,過程是相當的辛苦,也經過白色恐怖,因為想家被判刑了三年,然後再去考軍校,退伍下來教書,我特別要強調,我們的老兵返鄉運動,其實是源自黨外的自由返鄉運動,而且當年的因為自由返鄉運動,它對立性很強,所以執政者非常強烈的排斥,而在老兵返鄉運動的背後是一批不分統獨不分省籍不分顏色,有理想的青年朋友來幫助我們。

 

「鋒火離亂老士官」作者 譚端 :

首先要感謝黃爸爸,生出這麼好的兒子,拍出這麼酷的片子,一個本省的孩子。小英主席好,我是眷村小孩,但也是台灣孩子,片子裡,有一段兩個老兵對話說「我們要保衛我們的家」,有人問「這裡是我們的家嗎?」「這不是我們的家,那我們的家在那裡呢?」看到那邊的時候,我掉眼淚了,我覺得這個族群觀念對我們外省人是很不公平的,我在過去兩年,親自走訪了台灣各地,採訪了20幾位像乾德門劇中角色的老士官們,他們許多的身世我一個一個去追尋,他們很多人在1950到1960年之間,跟一般的台灣兵一樣,他們也只是服兵役,而不是自願役,但他們十年都不能退伍,一般的台灣兵兩三年就能退伍,他們為台灣擋住了無數的鋒火烈炎,但是我們最後卻說他們白吃台灣,白喝台灣水,這對他們並不是很公平,我今天要講的話,就是這些,這本「鋒火、離亂、老士官』,我要送給主席。

 

新北市眷村文化協會 理事長 王繼新 :

小英主席好,黃導演好,媒體朋友大家好,我之前做了三重空軍一村九年的村長,在眷村改建拆遷,我正逢其時,85年在立法院通過了一個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,85年開始全台灣的眷村從南到北,就開始拆遷改建,在這段時間,有些人就慢慢意識到說,如果全台灣的眷村全部都被拆遷改建完畢的話,那這個眷村的文化就走進歷史,整個被埋葬起來,就有很多人在推動眷村文化的保存跟可以讓眷村文化有一個基地,可以讓它保存下來的一個眷村文化園區。我們新北市眷村文化協會,就是在做這樣的一件事情,這段時間我們可以看到很多被拆遷廢棄的狀況,被拆遷的時候,就像影片裡面,村長和裡面的村民他們不捨這個地方,這樣的事情我們是覺得,就讓它過去,讓未來的眷村文化的保存,能將這些事情都紀錄下來,我相信黃導演和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也可以讓這件事情,繼續流傳下去,讓我們的眷村文化,經過很多的努力,能夠將它保留下來,為台灣的近代史,能夠留下一些記憶,也希望我們小英主席,在以後的日子,不管在什麼情況下,也能夠來關心我們的眷村文化,謝謝

 

蔡英文:

導演、黃爸爸還有各位貴賓大家好,我是被告知說,我如果再不來看,我就沒有機會看了,所以尤其是我正在準備星期六的辯論,但是我的幕僚告訴我說,「主席,再不來看,可能就沒機會看了」,所以我就把我做功課的時間,撥一部分出來看這部電影,我覺得他有助於我的工作,有助於我的功課。

我看了這部影片,先從導演說起好了,導演竟然能找出這麼帥的老演員,我們都看過他們年輕時候的樣子,但是他們老的時候還蠻帥的,可以演出退休老兵很帥的樣子,雖然身材有些走樣,我覺得丁強比年輕一輩的演員還要帥,為什麼帥呢?因為他有他堅持的理想,有他自己所堅持的價值,他也奉行他的價值,他也要保護他的家園,他當然也有一般人世代的問題,他的小孩也有世代的問題,可以看的出來他的這一代,也期待他的下一代也可以做一樣的事情,我們看到的其實就像一般在台灣社會,上一代和下一代的關係是很雷同的,雖然他們是比較晚到台灣,他們成長的背景、所信仰的事情和他習慣的事情,他們的經歷其實跟我們每一個住在台灣的人,也有相同的地方,也有世代的問題,也有學習新東西的問題,所以我不覺得,至少在你電影眷村的老榮民,在台灣住了這麼久,大家差別有多大,我們也都吃餛飩麵,我們也都吃牛肉麵,我們也吃山東饅頭,其實看一樣的電視看一樣的電影,我們看一樣的報紙,其實我們是一樣的人。或許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時間到達台灣,或許我們記憶裡面有一些不一樣的東西,或者是在我們的信仰我們的價值,取向上有些不同,但畢竟我們都生活在一起這麼久了,我們都是一樣的人,但是我們是有不一樣的成長背景,也有不一樣歷史記憶,可是這就是台灣最精彩的地方,就是我們有這麼多不同背景的人,共同生活在一起,我們讓台灣這個地方,在文化上在社會結構上,其實更精彩,也是台灣將來創造力的來源。如果我們都是一樣的人一樣的歷史記憶,我們創造不出來新的東西給下一世代。所以姜思章伯伯您說的沒錯,我去基隆的時候,是曾經說過,我們是應該要檢討,不過台灣社會是有一種,至少在民進黨成長的過程中,是有一種悲情是沒錯,這種悲情是來自一種被統治者的悲情,剛剛譚端先生您講的也沒錯,國民黨不等於我們的外省族群,甚至於不等於我們這些老榮民,所以是有這種威權時代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的關係,我相信在威權時代裡,很多的外省族群裡有很多的知識分子,有理想的人,其實他們也是被迫害的對象。那我們的榮民其實很多也是在這個社會被邊緣化的人,其實很多民進黨早期的這些美麗島人士,他們有深刻的體悟,因為同時都是被迫害,被社會邊緣化,所以我覺得早期民進黨的領導人,跟這些革命家,他們可以跟很多外省的這些黨外人士,大家一起共同創立,民進黨其實也就是這個意思,很可惜在九○年代,有一點走味了,當初的理想實在是沒有辦法概括,也沒有辦法去克服族群上的差異。但是我是覺得現在已經2011年了,經過這些時間民主的洗禮跟我們社會的衝突再省思,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時間,我們共同來檢討這個問題,我倒是很高興,選舉選到現在,沒有人把族群拿出來當做議題,這是一個台灣民主發展成熟的現象,我覺得很好,我們也希望將來這個議題不是政治議題,也不是一個負面的社會議題,它將會是一個在政治上也好、在文化上也好、在社會結構上,它是一個正面的議題,這是台灣的資產,台灣人共同有的資產,我剛聽到的,如果我沒聽錯的話,丁強說,「這光榮新村不就是我們的家嗎?」事實也是,台灣就是我們的家,這是我們安身立命的地方,我們也大家一起來保護他,謝謝

眷村對台灣來說,其實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資產,其實我們透過眷村文化的了解,其實也同時體現了一種大家去了解說,不同生長背景的人他們的感受是什麼,我倒是想講剛忘了說,作家朱天心有一本小說,「我的眷村兄弟」,曾講過就是他看過台灣人比較早來的台灣人,他們在祭祖的時候,因為1949年以後再來的外省族群,他們沒有祭祖的空間,所以他們看到台灣人祭祖時的心裡感受,或許是我們常有機會祭祖的人是沒有辦法有那麼深的感受,剛姜先生講到老兵返家,是一個在每一個人的心理,其實那是一個一生最大的期待和最大的願望,剛也講到黑名單等等,我想每一個人最悲傷的時刻,就是不能回家,我相信在那個時代有成千上萬人,都歷經了這樣的過程,其實這個社會我們可以共同一起來做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燃燒吧!歐吉桑

wargame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