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 一部令人驚艷的國片 –李永萍

 

早上NEWS98.1,(世界一把抓)節目,導演黃建亮接受主持人李永萍的專訪,小編很努力的兩人對談的內容,全部整理如下,希望深入的訪談,能讓大家更了解「歐吉桑」的苦心!!

 

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 一部令人驚艷的國片 –李永萍

(台北市文化基金會 董事長)

 

中廣「世界一把抓」專訪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導演黃建亮

(節目主持人李永萍與導演黃建亮訪談內容)

 

(李):股市高高低低,可是今年大家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,我們的國片真的火熱,國片不僅創下台灣國片這幾十年來票房最好的成績,其實不僅票房令人興奮,一部接一部的好片,不斷的出爐,創作力影像多元化的情況,更令人覺得欣喜。這個星期又有一部很有意思的國片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要上映了,節目中搶先專訪導演黃建亮,他是紀錄片的導演,同時也是攝影家,這是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。

 

你這部片,光片名就已經很引人入勝了,但裡頭的劇情更是令人真的意想不到,你把眷村以前真正是打過仗的老兵,但是他們住在即將被拆遷的眷村,年輕人誤闖到這裡,當成生存遊戲的一個訓練場,後來這些玩遊戲的年輕人,實際跟他們爺爺輩,在眷村裡玩起生存遊戲,怎麼會有這個奇特的構想?

 

(黃):一開始就是想拍一部跟台灣有關的電影,我長年拍紀錄片,想說假如有機會拍劇情片,就希望一定要與台灣土地、人民、歷史有直接關係。

 

(李):最近Discovery「走進總統府」就是黃導演最近的作品,大家一定印象很深刻,過去的作品還有「921十週年」,台灣各個族群、事件、人物你都拍過。

 

(黃):「林懷民」「吳清友」,我開玩笑的說,上至總統府下至流浪狗,「同志運動」「脊椎神醫」很多台灣相關的題材,都拍過。

 

(李):做為一個紀錄片導演,其實最大的特色就是「眼界很寬」,因為你們用很細緻的角度去探查民間社會的每一個議題,每一個角落,但是,你還是要回答「怎麼會想到,把年過七十的老兵,在眷村裡與十七八歲的青少年在玩的生存遊戲結合呢?」

 

因為對我來說,我看到這個片子的時候,真的蠻驚艷的,台灣這幾年眷村的淍零,整個村子清空了以後,整個村子被拆掉要改建,很多人也進行很多這樣的討論,「燃燒吧」一部分也有這個關注,全台灣那麼多的眷村,後來保留下來的那麼少,但是這一種生活文化資產的保存,生活情感的累積,還有這些老兵從大陸到台灣來的歷史的沈重和悲哀感,可是你卻跟這種比較遊戲的方式,進行一個反差和對照,反而全片是在一個蠻輕鬆、有趣的氣氛底下,可是想要傳達的是一個蠻沈重的訊息。

 

(黃):其實我當初就是想把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拍成像電影「美麗人生」一樣,其實它是一個天大的悲劇,表面上是喜劇的,我回答您的問題,一開始是我們的副導,也是編劇彭之軒去勘景的時候,他發現有些生存遊戲的玩家,他們會去廢棄的廠房去打,他在那個廢棄的廠房附近,他發現有一個廢棄的眷村,然後他就天馬行空,假如這些人走錯路了,可能會發生一些就像您說的,「反差」的事情,他這是一個「瘋狂的IDEA」,跟我聊天的時候,對我們這種「老人」來說,就會想到很多歷史、文化這些事情,我們就覺得可以把這個「「瘋狂的IDEA」跟這些文化歷史還有台灣的一些思考,可以把他們融合在一起,所以其實是我們兩個的結合,創造了這樣的一個劇本。

 

(李):導演,從說族群的結合好了,年長者七十歲,和年輕人十七八歲,你搭了一座橋,這個橋不是傳統的橋,而是你用「生存遊戲」這樣的一種時上年輕人的休閒娛樂吧,把它連結起來,可是另外一方面,還有族群的,你片名取名叫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,本來我還在想,是要講那個族群的人,因為我們一般稱歐吉桑,講的是本省籍的,台灣人的這種年老的長者,一想到就是,那種受日式教育的呀,非常嚴格的,可是其實你在講的是外省老兵,為什麼會取名叫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?

 

(黃):其實片名,我一直是想用英文的原名,「WAR GAME 229」,它到底是一個WAR?還是一個GAME?是戰爭還是遊戲?因為生存遊戲的英文也叫WAR GAME,所以我還本是希望沿用英文的片名,可是我們的發行商說,沒有人用英文名字的,所以一直在勸導我,該想個中文片名,光是片名就溝通了半年,我們一直有不同的意見,關於怎麼樣的片名,是比較合適的。

 

(李)::但是不管怎麼樣,你現在的片名,的確讓人有眼睛一亮。

除了歐吉桑講的是有趣的老年人,台灣有時候講的歐吉桑有時候有一點這樣的涵義,燃燒吧!就是講他們到了年紀大了,還是有最後一博的熱情,對,要奮力一博,在電影中,是為了所愛的家園,為了他們所愛的家庭,其實我覺得其中蠻感動的,很多的這些老兵們他們對眷村會很有感情,在電影中,有一個情節是說,有一顆樹與他老家的樹長的很像,因此他就把這個雖然是大時代的悲劇,他不得不遷移來的地方,當成他的家。

 

(黃):對的,主持人提到說,我們是在做一個「偽戰爭片」,假的戰爭片,因為我覺得台灣一直籠罩在一個戰爭的烏雲底下,那不曉得這個烏雲什麼時候會打雷,什麼時候會下雨,所以其實我在創造這樣的一個「偽戰爭片」的時候,其實是有很多喻義和寓言的東西,想放在電影裡,沒錯,表面上看起來,是一個非常有趣天馬行空的故事,不過它真的是一個「當代的寓言」。

 

(李):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這個片子和現在所有國片的類型相當的不同,它是一個假戰爭片,講的是現在台灣年輕人喜歡玩的「生存遊戲」,表面上是打仗,因為現在沒有真的戰爭可以打,大家拿來做為疏壓的遊戲,可是卻跟真正打過仗的老兵,在一個廢棄的眷村裡面,一個很有趣的故事。導演你透過這樣的劇情和故事,你想表達什麼?

 

(黃):其實它是一個台灣的寓言故事,在談台灣的過去現在,也有可能是未來,藉由這樣一個所謂的「偽戰爭」,其實我覺得台灣有一些小小、小小的矛盾,可能來自由成長背景不一樣,可能來自知識水準的不一樣,可能來自思考方向的不一樣,這些小小、小小的矛盾,有時候會被擴大誇張了。

 

(李):所以大家有時候,就把族群問題講的很嚴重,或者是代溝問題講的很嚴重,其實都是可以化解的,在你的電影中,最後就大家都和解了。

 

(黃):我是希望說,所以大家一定要來大幹一場,最後要來總決戰一下,決戰以後,也許大家就釋懷了,所以我利用這樣的一個戰爭,也是想要提醒大家,其實好像這些矛盾,當然我們不能否定有一些差異,可是差異假如要被擴大被放大,它就造成了矛盾,可是我們假如從另外一個角度,站在別人的角度來想,從一個我們不了解的「他者」的角度來看,而不是永遠都想到自己的話,其實很多事情是可以被解決的。

 

(李):但是有些人會不會跟你質疑說,那導演你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,那有用一個遊戲,就可以解決彼此的誤解,或實際的衝突或矛盾的心結呢?

 

(黃):因為電影終究就是一部電影,電影渲染力很強,透過一兩個小時的電影,假如看完電影後,有一些感受,讓你去想一些事情,也許以後,我們在做別的事情的時候,就不會那麼快、那麼武斷的去覺得事情一定怎麼樣,那就達到目的了,因為我們總不期待一部電影就改變全台灣人的想法,這也是太樂觀了一點。

 

(李):不過我是認為,各位聽眾朋友,真的可以去看看這部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電影,因為說實在的,像我跟導演是同一個年齡層的人,我過去不曉得所謂的生存遊戲,是長的這個樣子的,我也是去看了電影之後,覺得「哇」這個生存遊戲好像還蠻好玩的,蠻酷的,另外我對於廢棄眷村裡面,這種老兵外省族群的一些心情,雖然我很小的時候住過眷村,可是長大後就蠻疏離的,也有一些很深刻的體會,可是我覺得,就像導演說的吧,電影一兩個小時,可以增進我們對很多問題的理解。

 

(黃):只要這部電影能夠變成一種和解的開始,我都覺得是夠了。

 

(李):這裡面的和解有包涵祖父跟孫子,有包涵互相本來價值觀念不同的男女朋友的,有包涵同袍之間不同主張的,其實你電影中需要和解的人,其實還蠻多的。

 

(黃):對,有好多衝突好多對立,所以到了最後,就是要激發那個不得不奮力一博的人心,

 

(李):導演你拍紀錄片那麼多年,紀錄台灣大大小小點點滴滴的各種事件,這一次拍劇情片,有沒有覺得圓了你的夢呢?

 

(黃):圓了一半,假如說它票房可以讓我把所貸款的房子不會被抵押賣掉的話,我覺得我的夢會更美好一點。

 

(李):雖然現在國片很熱,不過導演們還是繼續在抵押房子,還是請各位聽眾朋友,要去給國片多一點支持,從今天開始,在全台12家戲院,您可以上網去看看訊息,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是一部有趣的

片子,非常謝謝黃建亮導演今天親自來節目中!

創作者介紹

燃燒吧!歐吉桑

wargame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eafox
  • 建議可以進攻日本市場!這個主題的電影日本一定很感興趣!因為雖然生存遊戲是日本在20餘年前帶入台灣,但日本年青人多數沒有服過兵役,他們也很想知道這樣的兩代人是如何透過生存遊戲擦出火花的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