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98「張大春泡新聞」專訪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導演黃建亮

 

『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熱血爆笑片 開創國片新類型-----名作家「張大春」熱情推荐』

 

(張):我非常熱情的要向大家推荐這一部,就在今天10月28號就要上演的一部,「熱血爆笑片」,(笑)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類型,這是一個新類型,翻譯一下「熱血爆笑片」,這是你發明的類型,叫做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,英文片名叫「WAR GAME 229」,因為這戰爭的高潮戲是發生在,看起來是四年才會有一天的2月29號,整個片子,預告放上YOUTUBE,短短一個月,創下15萬以上驚人的點擊數字,好幾萬的網友一致推崇說,這是史上最熱血最強的國片,我認為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,它整個一方面繼承了,一方面也顛覆了軍紀片或軍教片,它的確有很多看起來是教忠教孝的那些LESSONS(教誨),可是它永遠有反面的張力在對照。先談一談,怎麼會有這麼一個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這個點子?我們到現在都還沒講,是什麼點子!


(黃): 一開始是我們的副導,也是編劇彭之軒去勘景的時候,他發現有些生存遊戲的玩家,他們會去廢棄的廠房去打,他在一個吳興村廢棄的廠房附近,他發現有一個廢棄的眷村,然後他就天馬行空,假如這些人走錯路了,可能會發生一些就像您說的,「反差」的事情,他這是一個「瘋狂的IDEA」,跟我聊天的時候,對我們這種「老人」來說,就會想到很多歷史、文化這些事情,我們就覺得可以把這個「「瘋狂的IDEA」跟這些文化歷史還有台灣的一些思考,可以把他們融合在一起,所以其實是我們兩個的結合,創造了這樣的一個劇本。


(以上,小編偷懶,用上午的訪談稿,大同小異啦!)


因為我們台灣這個小島,島上有一片烏雲,那片烏雲叫做戰爭,不曉得什麼時候會出事,我就想說,那太棒了,我們可以來拍一部偽戰爭片。


(張):這部片子最動人的,也就是在宣傳期間,最吸引人的是那一群可能有的長達20年以上,沒有在螢光幕前或螢幕上露面的老演員,包括丁強、洪麟、鐵孟秋、文帥、林美照、還有乾德門和傅雷,怎麼去找到這些演員的?我想聽一聽!


(黃):這個還蠻辛苦的,其實我們的第一個版本的劇本,在三年前就發展出來了,那時候就徵求了丁強丁大哥,乾德門乾爸的同意,演出兩個最主要的角色,所以三年前他們就已經答應了,可是答應了以後,我又一直對這個劇本不夠滿意。


(張):怎麼說,怎麼不夠滿意?


(黃):因為一開始,它就是一個比較陽剛的劇本,就是戰爭,年輕人要勝利,老人要榮耀,或是年輕人要榮耀,老人要生存,反正就是他們要的東西不一樣,那我一直覺得可以把更多不一樣的東西放進去,比如說,歷史、親情,一些環環相扣的東西,所以我們就花了兩三年的時間,因為原本我們就設定角色有那麼多人,可是這些人之間的交互關係,並沒有那麼密切,我們花了兩三年的時間,那這些人物之間,更錯綜複雜一點,或更有聯繫一點,把他們扣起來。


(張):在你這三年裡面發展出來的故事,發展到了差不多到了可以拍的情況,這些演員都還等著你嗎?還是他們又是怎麼發展的?


(黃):丁強和乾爸這兩個演員一直都在等著我們,他們倆悄悄的半年一年,就會打電話來問,你們到底還要不要拍呀?那其它的演員,是一直到我們確定要拍了,我們才開始去把其它的演員補起來的。像鐵孟秋鐵老師,就是我辛辛苦苦的把他挖出來的。


(張):鐵孟秋他大概有20年沒有露臉了!


(黃):對呀,鐵叔好久沒有演戲了,可是我們需要一個軍師的角色,因為我小時候看他演過「長白山上」,然後「哇」,那個印象好深刻。(他從來都是演反派)),然後就是軍師,鬼點子特別多,眼睛轉來轉去的,然後我就想一定要把他挖過來,他一開始是不答應,我們一直說服他,給他看劇本呀,他也蠻感動的,然後就說,好吧!那我就來演吧!


(張):這裡面也還有不同層次的角色內容,包括乾德門,我記得早年他在演戲的時候,都號稱是蒙古王子,可是這戲裡,他卻是演一個比較斯文的士官長,而且在整個眷村的大戰之前,他一直是主和派,反暴力,這個角色的設定,是根據演員本身嗎?還是已經打模好了,再找乾爸來演?


(黃):其實一開始,我們就是設定乾爸是反戰的,可是呢?我們那時候倒也沒想到,乾爸他是一個比較勇猛的形象,我們只是覺得他一直是個很棒的演員,他可以演任何的角色,一直到我們拖了三年,我們真的要開拍了,我們發覺乾爸變瘦了,變老了,變衰弱了,那這個衰弱的形象,又更像我們劇中的孔繁忠,他原本非常的勇猛,可是因為歲數因為年紀,他衰弱了,所以他更有說服力。就是說,我也很想跟你們怎麼樣,可是我們已經老了,我們不要怎麼樣了。


(張):你既然提到了他的名字「孔繁忠」,我覺得很訝異的是,因為孔繁忠是一個千真萬確的名字,為什麼呢?因為孔孟顏曾這四個姓氏,他都有排行的,他那個繁字,「興毓傳繼廣,昭憲慶繁祥」,居然編劇上能夠細膩到,連一個名字都能講究到姓氏獨有的排行,看起來是非常用心,是那裡來的這個名字?


(黃):我們的編劇真的非常的用心,不只在名字上用了很多心,事實上那個槍械,每個人要用什麼樣的槍,其實都花了非常多的心血去做研究,符合他的個性、符合他的性格、符合他的財力各方面,所以連槍都很講究。


(張):在片子開拍之前,你們劇組裡面,有幾個人是WAR GAME的FANS?


(黃):零!一個都沒有,我們都是去找來,去問來的,去問很多很多專家,我們完全都是為了講故事,才去想這樣的東西,可是我們甚至連我,都不是眷村長大的,可是為了要講這個故事,我們就去跟老伯伯聊天,問他們的意見,調整劇本,所以這也是為什麼,我們花了那麼久的時間,把我們的IDEA在經過真實有這些生命經驗的人,去做修飾。


(張):片子裡面的洪麟,好像說的是四川話,貴州這一類的方言,這是他自己要求的嗎?


(黃):他其實是自己發想,我們一開始並沒有設定他要講那一個地區的方言,他也是鐵孟秋鐵老師說,他有一個好朋友,也很久沒演了,就找他來吧,我說,好,沒問題,洪麟大哥就自己說,要用這樣的方式,我覺得很棒,因為本來在眷村裡,就是會有不同的方言,(南腔北調的),他剛好就補了這一塊。


(張):在整個拍攝的過程裡面,表演的過程裡面,導演碰到年紀比較大,那麼資深的演員,你們會有壓力嗎?或是你們怎麼應付片場裡,所謂的表演指導的問題?


(黃)::(笑)我常開玩笑,這些演員演戲的經歷跟我看戲的經歷一樣長,所以基本上,某種程度上,我是不太敢去糾正他們,可是因為我在20年前,跟李安一起拍喜宴,跟歸亞蕾和郎雄,這兩位真是一等一的演員,那個時候就是跟這些非常頂級的演員合作過,大概可以揣摩怎麼樣去跟他們溝通的方式,所以今天在我們拍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的時候,這些老演員他們其實對角色有很多他們自己內心的想法,那他們不一定會講出來,他們就直接用演的,所以有時候,他們的表演就跟我想像的不一樣,可是我也不太敢去糾正他們,我只敢說,那您那裡多一點,那裡少一點,而且要非常的輕聲細語的走到他們旁邊,在他們耳朵旁邊說,「對不起,乾爸,剛剛那個地方,可不可以….」,就是用一種非常謙卑的角度,去跟他們溝通,(他們手裡有槍啊!)呵呵


(張):不過我們回頭這樣看,老演員雖然都有自己非常成熟穩定的表演風格,可是碰到年輕的演員,尤其是還要對話,還要對陣,有各種型式的打摸,他們也應該會有些地方,不見得很習慣吧?


(黃):其實我們在拍戲的時候,他們有90%是被隔開來的,就是年輕在拍年輕人的戲,老的在拍老的戲,其中最辛苦的應該就是黃河,他演丁強的孫子,(他還挨揍耶),那個角色,他永遠都被塞在一邊,然後愛理不理的樣子,可是要發飆的時候,也得飆起來,所以那個時候,我會認為最辛苦的,是那個角色,因為他必須要在這一群戲精當中,又不可以被比下去,我後來跟黃河合作的這段時間,深刻可以感受,為什麼他在六七年前,可以拿影帝,他十幾歲拿影帝,那時候好像是台灣年紀最年輕的影帝,他真的演的很棒。


(張):黃河有一種非常濃厚的一個內歛的氣質,就是他可以不張揚,但裡面有一些犀利的情感,都不會遺露的。


(黃):他就可以壓抑著,該爆的時候,那一點要爆出來,他就可以爆出來,這其實是很難的。


(張):另外兩位女演員也相當特別,看起來,本來被設定為「肉彈花瓶」,可是我看兩個演員都有非常獨特情感的表現,尤其是後來當隊長,又被拔除隊長的JUILA,叫做王思平。


(黃):思平她原本是模特兒,微風女郎,微風廣場的代言人。


(張):在這個片子她和她的醫生男友,有一段在醫院兩個人互相交心的時候,交心之前,兩個人還有一段衝突的戲,那都很強烈看出來,她有一種把角色已經內化了。


(黃):其實導她,其實蠻辛苦的,原本她是模特兒,很漂亮,可是演戲的經驗不多,所以我們真的花了很多的心血,讓她進入這個狀況,然後當然我們後來,也想盡各種辦法,讓她一段一段的把戲演好。


(張大春請導演,為沒看過預告的觀眾,簡單介紹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這部電影,這部分請容許省略,小編有點累,因為下面還有更精彩的!)


(張):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這部片子,值得討論的還有更多, 廣告之後,再回來!!


(張):導演你對票房的預期如何?會緊張嗎?


(黃):我當然會緊張啦,畢竟一直都有MIXED的感覺,因為有很多人喜歡,有人覺得有缺點,其實真的還蠻緊張的,第一次把片子送上戲院,然後可能馬上數字就會開出來,心裡還蠻坷坎不安的。


(張):一個看起來跟比較特定族群特定歷史情感有關的電影,要打動年輕人,或者要介入現在年輕人的這個觀影世界或觀影習慣,是不是太容易,不過我總覺得這裡面有一種很新鮮的風味,那就是說,不同的人完全不會彼此交流的這個世界裡面,忽然之間,就發動一個戰爭,發動一個戰爭遊戲,虛擬的,但跟人命好像還多多少少有關係,而且其中的一方,的確要負擔生命的風險,包括年老或衰病,在這個拍攝的過程,你會不會也擔心老演員身體上或精神上,有一些狀況?


(黃):主持人講的很好,怎麼樣讓這個故事不顯得老舊或老派,的確是我們整個在努力的過程,所以我們運用大量快節奏的槍戰,特效的東西,讓整個片子不顯得是那麼舊的片子,可是從另一個角度,的確沒有錯,這些年紀大的演員,我們也必須要保護他們,所以我們盡量用很多微妙的設計,讓他們不需要做太多劇烈的動作,可是利用鏡頭的剪接,讓他們各方面看起來還是夠刺激,的確,對演員的安全,是我們第一個考量。


(張):另外,就是場景,我看起來好像有好幾個眷村,當然看起來有一個主體,你們借了多少景?


(黃):其實眷村只有一個,是在左營的勵志新村,其實也是我勘了好久,我從北部一直往南勘,(眷村的內在變化很豐富),對,我們找了很多地方,一直到左營那邊,發現一個我覺得很棒可以拍攝的景,當然,我們應用了一些技巧,成色,讓這個空間變化很豐富,的確,那是只有一個眷村拍的,但我們利用很多方式,讓它看起來不一樣。


(張):鐵孟秋住的地方,從他的窗子裡面,可以看到外面有攻擊部隊進來,那也是在同一個眷村裡面?


(黃):對,都是在同一個,而且那個本來已經沒有人住了,本來是一個空的,我們重新把它弄成好像有人住的樣子。


(張):另外還有一個我相信在007裡面,都可以看到工廠裡頭的大戰,那工廠也在旁邊嗎?


(黃):那工廠很遠,是在高雄的橋頭糖廠,有一點遠,差不多半個小時的車程,在高雄縣,我們在最北的左營,它是再往北半個小時的距離。


(張):許多打鬥戰爭的片子,大概都需要後製的特效來幫忙,你這片子那些內容,是需要這樣來做到的?


(黃)其中最基本的,就是子彈, (對了,子彈出去的樣子),我為了保護演員們的安全,我在真正拍攝的時候,是只有聲音沒有子彈的,所以他們的槍有裝上會發出聲音的電池瓦斯,讓槍會發出聲音,有打的感覺,可是絕對不可以射出一顆子彈,免得誤傷了人,所有的子彈、爆炮、煙層,都是後製再做過的。


(張):也就是說,我們看到的槍林彈雨,看起來是很,也不能說逼真,是很逼假的,你要做到它既不是真的,也還看的出來是遊戲,也還是看起來蠻有威脅性的。


(黃):其實我們把真真假假的東西放在一起,我們利用聲音、子彈還有一些效果,的確沒有錯,我們不只要做子彈特效,而且子彈還得跟著你按快門的速度,要一樣,做特效的也很辛苦。


(張):演員到現場,不見得會完全跟著劇本走吧?他們有他們自己的語言,因為看起來,每一個人在表演的時候,都極為順暢自然,他們怎麼改動劇本?或怎麼去適應劇本?


(黃):其實我用了一個方法來處理這個戲,我是用雙攝影,同時兩部攝影機來拍,這些資深演員有他們演戲的節奏,他們有他們的想法,這個東西我不太敢也根本不想去動他們,因為我怕我破壞了,他們入戲以後才會自己搞一些東西,也許小動作,也許尾聲,也許是一個眼神什麼的,那我不想去破壞他們那個自由發想的空間,所以我用雙攝影去拍,那我在剪接的時候,我的空間就比較大,我的節奏是靠事後的剪接來做一些處理,有的時候他們有一些小動作太多了,節奏會拖了。


(張):比方說呢?可以舉例子嗎?我覺得他們在天馬小吃,裡面有很多的戲,看起來非常的自然,已經看起來像近乎紀錄式的,紀錄片式的這種下棋,或吵架,或戰敗或戰勝之後,從陣地裡走出來,某一些內容,有一些可能跟導演您原先設計的鏡位,可能有將就他們?

(黃):其實還好,那些都跟我們想像中的差不多,其實比較將就的,你所謂的將就,其實反而是我們的丁強丁大哥,因為他進入那個戲,因為他是串連整個戲最重要的靈魂人物,因為他在戲裡要暴躁,又要反省,他有很多轉折,因為我們的戲人很多,沒有太多空間給他,我假如都講他,那我別人的戲就沒辦法講,這一點丁哥其實是有點不高興的,可是他就會為他的一些轉折,自己設計很多的動作,也許是肢體上的,或者是什麼,來代表他的心情已經轉換了,那這一些其實在劇本裡,是沒有寫的那麼清楚的,完全是因為一個非常棒的演員,他進入這個角色以後,他必須在身體上做一些東西,來告訴觀眾,他已經在調整了,這些東西,是絕對原先沒有在腳本裡面的。


(張):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是今晚就要上演的一部,熱血爆笑軍事片,應該會具有相當程度的話題性和轟動,在上演之前,有很多朋友都很關心,這部片是不是在描述強調眷村生活呀?老兵情懷呀?因為過去這段時間,有不少這類型的片子,包括不久之前的「麵引子」,可是我看「燃燒吧!歐吉桑」,它有一個好像跳脫出過去我們對於一般懷舊式的老兵情感,它跳脫出這個東西出來,你可以更具體的把你的發明介紹一下!


(黃):其實我們使用了眷村這樣的元素,我自己並非眷村出身,但我拍照拍紀錄片,常常會進出這些空間,我很喜歡這些空間,因為它有這麼多人,比如說不同省籍呀,這麼五六十年,甚至有的眷村是日據時代的軍營所改的,那些歷史的痕跡,就在那個空間裡面,還有一些文化的痕跡也在裡面,所以對我來說,是如何應用這樣的空間來講故事,眷村我是把它設定為,它就是台灣,一個台灣的縮影,我也不認為它一定是外省老伯伯,其實本省人或外省人都不重要,他們就是被卡在裡面,被困在這個村子裡的人,就好像我們台灣人,也是被困在這個島上一樣。


(張):整個光榮新村做為一個象徵是很有趣的,尤其是最後那小小的和解場面,我們看到了光榮村和他們的對手,也就是SKY FIGHTER,好像這中間我們不宜透露太多,但起碼這中間有一種感覺,非常溫馨,也有略略有點意外的一種驚奇,可是回頭來看,做為一個象徵,畢竟你剛提到,台灣頂上的烏雲很大,我們很難去期待現實的發展,烏雲可以那麼輕易的就散掉,可是這片子很顯然的,也把光榮新村當做台灣一樣的小島,試圖去找到裡面一些互鬥的元素,你有特別想要讓人,從電影院出來以後,反省到比較大的議題,或者比較風潮性的議題嗎?


(黃):其實就是和解跟體諒,(原諒喔!)片中這兩軍就是完全從不同的生長背景,還有不同的知識水準,還有對生命有不同的理解,他們因為不同的理解,所以產生一些矛盾和隔閡,而產生了戰爭,其實對我來說,最重要的是台灣的今天,也有一些很小的矛盾,可是被放大被誇張了,那我們可不可以退回來,稍微理解一下對方在幹什麼,假如我們稍微和諧一點,稍微不要每天在那邊的話,這可能是我最大的期望吧!


(張):在SKY FIGHTER這樣子的一個比較新,也比較好戰好鬥,或都說比較積極的,介入這整個生活裡面,我們看到一個比較微小的支線,我們看到副隊長後來變成隊長跟指揮官的演員,黃騰浩所飾演的駭客這個角色,他好像也有一段,在工地裡面很不愉快,很彆腳的,但這你沒有讓他在片中繼續發展,這是什麼緣故?


(黃):我覺得我們台灣的社會有的時候,比較僵化比較制式一點,就是每一個人的成就好像就等同於他們的薪水呀,或者是他們的職位,我把黃騰浩這個角色設定,他是一個很棒的人,可是被擺錯位置了,他假如被放在槍隊裡,他就是一等一的高手,可是把他放在工作裡,他就變成了小癟三,那其實是同一個人,我常在想,有時候我們的社會,少了一點點想像力,常常用一些比較僵硬的標準,在看一些人,那我覺得黃騰浩的這個角色,就是有這樣的衝突的,一個人到底是英雄還是癟三,完全看他是被放在什麼地方。


(張):老演員重新回來,跟新演員的交流,你覺得年輕的演員,在這裡面,得到了什麼的幫助嗎?你從旁的觀察?


(黃):一定會的,雖然他們真正放在一起的戲,一直到最後打起來了,才一起在戲中出現,但我們在拍戲總是一群人在一起生活,他們可以從老演員們如何背戲,上戲以前的動作,就會跟年輕演員,有的人可能在玩,有的人可能在幹嘛呀,因為天氣很熱,我們在高雄的夏天五六月時候拍的,天氣很熱,大家揹著很重的器材,他們從生活上的觀察,也知道怎樣是一個好演員該做的事,對年輕演員來說,可能是另一個很大的收穫。


(張):現在拍電影,尤其是比較新進或者說是比較年輕的導演,大概都會有比以前比較多的機會,因為門檻變低了,器材呀,或者是人才,你拍這部片,你感覺到你以前跟其它的導演合作,有些什麼樣大的差別?


(黃):科技的發達真的讓拍電影的成本降低了,所以我覺得因為我花不到2000萬拍一部戰爭片,這其實說真的,還真的很為難,我常常就跟我們劇組說,我們是小成本大製作,我們野心很蓬勃,我們盡量用很多想法,用很多創意來彌補我們在經費上的不足,用一些數位或其它的方法,可能是比較便宜的,因為真的要去拍很貴,其實的確,科技的發達,還有各方面的因素,雖然在電影裡面很少的錢,可是我已經負債累累了,可是可以拍到這樣子感覺的片,我基本上,還蠻得意,可以做到這樣的程度,因為不能跟那些上億的片子比啊!


(張):包括馮小剛、侯孝賢、王家衛還有陳可辛四位導演,都曾經在我們這個節目提到過,他們非常擔心年輕演員的一點,就是共同的,而且是不約而同的擔心,就是「語言」,講話不清不楚會吞字,你有20秒的時間告訴我,你會怎樣面對這個問題?


(黃):就盡量強迫他們好好的講,如果真的不行,就再事後配音了,(的確都會吃字嗎?)他們的講話的確都跟資深演員差很多。(那如果人都是這樣講話了,因為這樣很寫實呀?怎麼辦?你不會擔心嗎?)會,如果只有年輕演員就沒關係,可是因為戲裡還有資深演員,他們講的那麼棒,所以放在一起就會尷尬,所以我想盡辦法把他們盡量放在同一個水平之上,就一直逼他們再講一遍,再講一遍,這樣子。


(張):是,我知道很辛苦,你也在一次非常了不起的戰爭裡面,我相信你也成功了。謝謝!


(各位,看完後,可以起身,關掉電腦,走進電影院吧,大家一起燃燒吧!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燃燒吧!歐吉桑

wargame2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